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今天问一个妹纸你觉得什么程度的加班是你不能忍受的;她说,大概每天都半夜12点吧……我想那倒不至于。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她的真心话,但还是让我或多或少的想起一点当时选择设计院的初心,也是那么大无畏那么抛头颅洒热血的憨傻,夸张而又合理。我这两天被情绪胀满脑神经,一页书也看不进去,文章也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知道有些人在等,可是那些凌乱又忧郁的情绪,要慢慢才能吃完;我又像前几年一样,听一晚的歌,用手机跟人沟通,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正确的感情得以表达,并且不会把自己憋坏。


       马里奥今天一直问我去阿根廷需要多少钱,我说,可能,很多……她依然快乐的盘算。

         旅行是一种选择,虽然他可能也是会浪费金钱,但它的确就像血液里的咒语,需要另一条咒语。曾经有人跟我说过她想在西藏花掉最后一分钱,就这样一无所有的回来。真正自由的人不应该有多余的牵挂,孑然一身是种超然的状态,那些挂在心上的货物,要努力抛弃……


给亲爱的你们

再过两天我将迎来我的28岁生日,手机上礼盒里洋溢着祝福的气氛,可我却在热闹的背后慢慢的咬碎难以消化的情绪;真的很想问问我的父母,28年前把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初衷。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努力回忆我这28年,我竟然找不出片刻,我觉得我父亲是爱我的感受,换句说,我生命里完全没有那么一刻感受到——我父亲是爱我的……


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这是理性上的理解,这是从小到大被不停被客观事实形成的思想,但是任何一个当下,我的心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他似乎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晚上来接我放学,监督我去游泳,不允许我看电视看小说,只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他这样看起来似乎无可挑剔。


但我从小到大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认同,甚至可以说只要是我想做的就一定是他反对的,我小时候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我父亲总觉得她过于偏激,会影响我的人生观,那时候我16岁,我用我稚嫩的勇气与他的暴政对抗,我反问我的父亲——“你从来没有读过她的文章,又凭什么说她偏激!”那是在我漫长的少年时代为数不多的勇敢时刻,所以我一直忘不了它,虽然它当时造成了更加激烈的后果,我也从来没有后悔。


小到玩具大到人生选择,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赞同或首肯,我潜意识都知道等待我的是千般的挑剔万般的不认同。


小时候身体不好,常常生病发烧,甚至我现在肋骨上都有个拇指大小的骷髅,我的记忆里永远是父亲无休止的指责,和母亲心疼的眼神,这导致我一直觉得生病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不可以也不应该寻求帮助。小学三年级有次发烧,不想去游泳,但是被父亲认为是偷懒,当然是避免不了严厉的惩罚。


说起游泳, 我六岁不到就被送去游泳,前后游了十年,其间我有过很多次的疑问,为什么我要游泳,我自己从来没有对其产生过半丝兴趣,其中不论是遇到的人还是遭遇的事,很少有对我来说快乐的,但它却死死盘踞着我的童年时光,几乎是挥之不去的阴影,那时候他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你以后一定会为此感谢我们,并且真正的喜欢这段经历。对不起,时至今日,我很想告诉你这句话是错的,我从没有在这件事上得到过真的喜爱和满足,本来应该快乐的与朋友游玩的年纪,却被反复的练习切割成了孤立的世界;这段经历最大好处是成为你与你朋友之间骄傲的谈资,你朋友的子女无人能完成这种寒冬酷暑的坚持,唯有你的女儿完成了你安排的剧本,可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是否好过,那段时光是否艰难……你只是不停强调因为你的决定给了我坚持,给我了抗压力,给了我……


我的父亲总是疯狂为我安排各种剧本,全方位的控制我,母亲是我年少时能感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柔,我非常热爱她,她几乎是我与我父亲坚硬的关系里的唯一调和,可是她从不是个坚持或勇敢的人,她不喜欢干涉我父亲对我的管束,也没有对这种教育方式提出过疑问,这导致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一种缺乏尊重缺乏爱的成长环境。


我对我的原生家庭几乎没有半分依恋,每次冲突之后,我都会在屈辱之中暗暗发誓要快快长大,要快快独立,要快快离开家。


所以我大学毕业后从没有过读研究生的想法,我的运气不错,工作两年后买了自己的房子,搬离了家,以前总是加班不想回家,现在有了自己的空间,突然生活有了情趣,也不用再每天看仰人鼻息,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这样生活很自由很幸福……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父亲,连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也要打扰,他总是以很粗暴的聊天方式想逼我进入婚姻,可我已经明确分析过,一段所谓的婚姻对我毫无意义,只会增加我的负担,道理讲了无数次,没有认真听过一次,他们问我幸不幸福,我说我现在很幸福,他们不信,以为我在和他们闹脾气,我早已过了跟他们斗气的年纪,我只想说没有任何掌握着自己人生的人会觉得不幸福。


我知道他们的困扰,身边的朋友的子女分分结婚,让他们觉得丢人,可这是他们需要成熟起来,我没办法为了他们的虚荣心去牺牲自己的人生,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力的小女孩了,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虽然伤心却不意外,我不知道他们在这场拉锯战中会不会学会尊重我……


“只要你幸福就好这句话”可能我永远无法从我父母的口中听到。


独处

          我有十分强烈的独处的愿望与需求,不想与任何人分享空间,只有自己创造的声音;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扩张我的包围圈,不想被任何人侵犯或打扰,如果我的独处不能被满足,我觉得自己会有被撕裂的感受,我会抓狂,我会无所适从,我无法安置我不友善的情绪,我灵魂中那些并不善良的东西会喷薄而出,我无法控制他们,我也没有任何能力阻止。

        我越来越觉得独处是我驯养自己的方式,它使我快乐也使我善良……

        可我找不到任何,让他人理解我的方法。

        我的空间仍然被侵犯,我用我仅剩的理智去远离他们,不与交谈。


     心情很乱,不知道在烦恼什么,失眠,以及no where的状态


我依然想念着那些寂寞和哀愁,以及那一棵树,那些不知为何飘来不曾离去的担忧,想手机换屏之后无法适应的触碰,说不出口,却总是有些不同。

2019.3.28

      我如今非常努力的适应着与别人相处这件事

      努力适应着在依赖与自我慰问间的切换

      如何往来回复之中之中依然可以找回清淡的性情

      我是不是在变得贪心

      或者失去

      放射状碎裂的屏

      让我想起逆向盘旋的鹰

      那一刻

      万籁寂静

       突然好想恭喜一下自己,在这个冷漠世纪,终于赢得了可以认真为其付出操心的人了。过往的迎来送往从来没有过的切肤之痛,自己的问题属于自己,我们名义上相聚却从不认真分担彼此的不顺利。
       我曾是如此冷漠又失望,我说过我们缺了点火候,缺了上帝那一个响指,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不可以分享歌单与耳机的人,终究只能是好朋友而已……
       我是个投机的人,她说我在模模糊糊中问的话是她是否睡好,我惊讶于我的上心,我从不认识到,我竟然有如此善良的一面,也有点喜悦的发现,有个人可以用来关心和接受,不求回报和感激。
       有个可以好好接受ta好意的人,不容易,要珍惜。

       我猜测你不仅为我留了list,还写了关于我的备忘录,因为我没有足够耐性,又沉默到寂静;我说我真的不喜欢说话对吗?真感谢有你,一直无话中的有滔滔不绝的千言万语可以传递。虽然鸿雁不知归期,一月前为你寄出的书信也不知所踪,可还是很感激,感激仍有文字可以传情,仍有你为我仔细阅读并写下回应。期待你的每一日惊喜,像是魔盒为我开启。

在鱼的这一季溯游里,也许会撞上如露如电梦幻泡影,无常而短暂,我也希望它是美的,虽然爱恨了无常性,但若相逢,也应该被知道,被果断而温柔的回应,世界放下后若可照真心所向,下一次,便在正面写下确凿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