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还好吗,世界

还好吗,世界?


这是今天我心中一直充斥的问题,我不知道该向谁发问,我只知道没有人能给我以回答。


我们这个城市在最中心的地带昨晚发生了一起极其残忍的凶杀案,一对感情破裂的夫妻,老公当街用刀刺死了途径的妻子,从路人摇晃的视频中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用手中的刀反复戳早已失去反抗力的妻子,很久很久,直到她彻底死去,凶手那病态的麻木现在都让人毛骨悚然……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恨让他对曾经非常亲密的人痛下杀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让他连半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她留,他行凶之后也不逃跑,就是为了确认受害者已经死透,绝对救不活。


还好吗,世界?


这个一直被我们吹捧的盛世,真的还好吗,我想起张爱玲在香港沦陷时站在一个尸体旁吃烤饼的情形,人性已被战争摧毁得所剩无几,失去生理反应,只有存活;而我们的人性又是谁来摧毁的呢,不是飞机与炮弹,也不是天下大乱,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这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真的是吗,去问问尖锐的刀和女人的鲜血,还有散步般路过的旁人……


这是一个人格脆弱的年代,稍有不顺就你死我活,我想起那个因为不想做作业就跳楼的男孩,想起前一天因为自己娶不到老婆就要随便杀一个陪葬的疯子,我不知道我的身边或者我的血液里还有多少疯狂的因子,还有多少不安和危险,我曾经深夜在阳台上看到喝醉酒的人斗殴,也亲眼见证过有人从我身后坠下,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被苍蝇沾染的脑浆。我不知道我还要经历多少这些纷乱与撕裂般的悲伤,这个经济逐渐衰落的岁月,我身边会不会也有人在为即将到来的疯狂蠢蠢欲动,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早已疲倦社会学家们分析前因分析后果,我只想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办,麻木的人应该怎么办?


如此长时间的行凶,我只想知道保安在哪,警察在哪,我们的安全感在哪,难道我们在路上被疯子袭击,就只有唯一一个束手就擒的结局吗,甚至是那么多身强力壮的路人都没有人尝试过去阻止凶手吗?当凶手在清场般的公路上淡定又挑衅似的补上很多刀的时候,我想我看到了地狱。


在半个世纪前张爱玲就解释过,“时代那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连着今日事想想普罗大众的通透究竟要用多少性命来交换……


时代的冷漠,人性的不可救药,我不知道吗,虽然历史和现实不停的教育着我那可耻的天真,只是生而为人总是幻想着有点什么,在抱歉之前。


这城市反复无常天气
一场永远下不透彻的雨
一个忽雨忽晴的假期
打断情绪
像是有人绵延的心思
明媚或昏庸

美态

昨天看了王尔德的爱情故事,一直想着要像王尔德一般去爱人,以致进入梦境都不自知。而今天的经历告诉我,在理智还能做主的时候,爱人,还是要选择本性温暖的那个。

        我不太相信那句他只是不够喜欢你。因为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说,他可能本性凉薄,最爱的从来只是自己,这个世上迷恋征服比懂爱的人更多一点吧,无论是谁,凉薄的人终究都不太关心周遭。

        说一个故事吧。

        我看着你,或者以我做比喻吧,你看着我化作一阵青烟,伴着死亡的步伐,去到另一个时空,连肉身上的一寸皮肤都找不到的时候。你转过头,为余生找了无数个伴,却不再遇到一句真正暖心的情话,连日常微笑都强忍尴尬……那时候,你会不会羡慕早已消亡的我,起码痛快真实,率性洒脱,于是终于被发现了,较期待来说,每个人都福薄,错过的原来真的不能再遇到,看穿太多人性,于是不敢与同生物谈论真心。而你,最大的问题,是不是你太过理性,如果足够盲目,大概能撞破这沉闷的人生;而我,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为何没有成为我。

        不敢再说爱没有美过,只是美态在人与人的私心中被消耗。

photo by 买果果小能手
        今早被极具穿透力的阳光晒醒,夏日倾情的照射就这样带走了我的睡眠,我想起一个朋友拍的照片,我曾经去过很多城市寻找晴朗天气,甚至想去布宜诺斯艾利斯(西班牙语——多好的天气啊),也迷恋低纬度的沿海地区……却很少关注这座长居城市的天空,甚至不乏怨念。
        我问,这是哪里的天空,这么多云?
        这是雷雨那天的早上。
        记得雷雨那晚她也拍出了很有色彩感的照片,或许那片多云却蔚蓝的天空以及那个风雨交加的惊魂夜,都是给她的成全。
        而那一夜我睡得很早,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有些冲突与美感就这样从我的身边溜走,并不留下任何痕迹。

今晚送走了一个朋友

在这个不太凄冷的冬夜

才恍惚发现这个城市

竟也那么留不住人

或许是世界进化太快

或许是这城市模拟出太多虚拟的空间

平日里充斥着人潮的大街小巷

各种语调和夹杂的口音

这时候也开始慢慢消失

空出很多房间,才发现周遭的清冷

原来那么多人都不是本地人


逐渐长大的我,才发现周围的朋友都不再局限于地域

反而是那些总角少年,却偏偏各奔了东西

从酒吧离开,忽然想去一趟水果店,在打烊之前

买一袋梨,经过一辆标致脱落的奥迪车

有些少年不知疲倦畅饮咖啡

夜色落到脚边,车流迷离

也许这才是城市本来的样子

看《只知更鸟女孩》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件小事是不是都是一种强烈的暗示,只为促成那最后早已注定的结局。

荒废

        下班,听着耳机里的音乐,一边欣赏这城市的夜阑灯火,一边平静的走向家,顺道去了超市,发现超市关门,连续几日用挤压牙膏皮来供以刷牙,每日清晨都提醒自己要买牙膏,却都因为工作而忘记……回到家发现金鱼死了面包变质,处理掉鱼的尸体与面包,给剩下的大富大贵大鱼大肉换水,有点恍惚,生活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荒废掉。

写给自己的一片小文

         花了很多很多时间去打理属于自己的空间,也许我在这个小房子里住不了多少年,但是至少,这是我的,彻底属于我的世界,四面墙隔绝了我与周遭的一切,我在想我从小都期待着这种自由而独立的生活,终究到达了,也许比幻想中更加复杂而坚硬,但起码我曾期待过,感谢上帝,给我能力自己过活,也感谢上帝让我可以忍受孤独,最后,希望伟大的神,让我再次属于我。

打雷姐

         他说今晚一定要推首打雷姐的歌,好迎合这天气
         我说当然
         我送给了他打雷姐的lucky ones
         以暗示他我混乱的爱情故事
         或许他永不知道这些不可揭示的问题
         或许他永不知道我曾想过以身相许
         就像他永不知道狂野的内心世界
         那些走兽与飞禽
         终究会感谢这些日夜,那个男孩,曾许给我的承诺
         真诚的陪伴

我以缩短岁月来强力压缩精华,而我总是遥望彼此之间的那种漫长,真的很遥远的时光。
不知道这样的故事结局怎样,只是听着窗外无情的雨声,与世上最多情的故事交往,想象中故事的一瓦一墙,愿遥我们之间结局美好,这房间这夜这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