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今天问一个妹纸你觉得什么程度的加班是你不能忍受的;她说,大概每天都半夜12点吧……我想那倒不至于。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她的真心话,但还是让我或多或少的想起一点当时选择设计院的初心,也是那么大无畏那么抛头颅洒热血的憨傻,夸张而又合理。我这两天被情绪胀满脑神经,一页书也看不进去,文章也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知道有些人在等,可是那些凌乱又忧郁的情绪,要慢慢才能吃完;我又像前几年一样,听一晚的歌,用手机跟人沟通,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正确的感情得以表达,并且不会把自己憋坏。


       马里奥今天一直问我去阿根廷需要多少钱,我说,可能,很多……她依然快乐的盘算。

         旅行是一种选择,虽然他可能也是会浪费金钱,但它的确就像血液里的咒语,需要另一条咒语。曾经有人跟我说过她想在西藏花掉最后一分钱,就这样一无所有的回来。真正自由的人不应该有多余的牵挂,孑然一身是种超然的状态,那些挂在心上的货物,要努力抛弃……


给亲爱的你们

再过两天我将迎来我的28岁生日,手机上礼盒里洋溢着祝福的气氛,可我却在热闹的背后慢慢的咬碎难以消化的情绪;真的很想问问我的父母,28年前把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初衷。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努力回忆我这28年,我竟然找不出片刻,我觉得我父亲是爱我的感受,换句说,我生命里完全没有那么一刻感受到——我父亲是爱我的……


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这是理性上的理解,这是从小到大被不停被客观事实形成的思想,但是任何一个当下,我的心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他似乎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晚上来接我放学,监督我去游泳,不允许我看电视看小说,只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他这样看起来似乎无可挑剔。


但我从小到大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认同,甚至可以说只要是我想做的就一定是他反对的,我小时候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我父亲总觉得她过于偏激,会影响我的人生观,那时候我16岁,我用我稚嫩的勇气与他的暴政对抗,我反问我的父亲——“你从来没有读过她的文章,又凭什么说她偏激!”那是在我漫长的少年时代为数不多的勇敢时刻,所以我一直忘不了它,虽然它当时造成了更加激烈的后果,我也从来没有后悔。


小到玩具大到人生选择,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赞同或首肯,我潜意识都知道等待我的是千般的挑剔万般的不认同。


小时候身体不好,常常生病发烧,甚至我现在肋骨上都有个拇指大小的骷髅,我的记忆里永远是父亲无休止的指责,和母亲心疼的眼神,这导致我一直觉得生病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不可以也不应该寻求帮助。小学三年级有次发烧,不想去游泳,但是被父亲认为是偷懒,当然是避免不了严厉的惩罚。


说起游泳, 我六岁不到就被送去游泳,前后游了十年,其间我有过很多次的疑问,为什么我要游泳,我自己从来没有对其产生过半丝兴趣,其中不论是遇到的人还是遭遇的事,很少有对我来说快乐的,但它却死死盘踞着我的童年时光,几乎是挥之不去的阴影,那时候他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你以后一定会为此感谢我们,并且真正的喜欢这段经历。对不起,时至今日,我很想告诉你这句话是错的,我从没有在这件事上得到过真的喜爱和满足,本来应该快乐的与朋友游玩的年纪,却被反复的练习切割成了孤立的世界;这段经历最大好处是成为你与你朋友之间骄傲的谈资,你朋友的子女无人能完成这种寒冬酷暑的坚持,唯有你的女儿完成了你安排的剧本,可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是否好过,那段时光是否艰难……你只是不停强调因为你的决定给了我坚持,给我了抗压力,给了我……


我的父亲总是疯狂为我安排各种剧本,全方位的控制我,母亲是我年少时能感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柔,我非常热爱她,她几乎是我与我父亲坚硬的关系里的唯一调和,可是她从不是个坚持或勇敢的人,她不喜欢干涉我父亲对我的管束,也没有对这种教育方式提出过疑问,这导致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一种缺乏尊重缺乏爱的成长环境。


我对我的原生家庭几乎没有半分依恋,每次冲突之后,我都会在屈辱之中暗暗发誓要快快长大,要快快独立,要快快离开家。


所以我大学毕业后从没有过读研究生的想法,我的运气不错,工作两年后买了自己的房子,搬离了家,以前总是加班不想回家,现在有了自己的空间,突然生活有了情趣,也不用再每天看仰人鼻息,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这样生活很自由很幸福……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父亲,连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也要打扰,他总是以很粗暴的聊天方式想逼我进入婚姻,可我已经明确分析过,一段所谓的婚姻对我毫无意义,只会增加我的负担,道理讲了无数次,没有认真听过一次,他们问我幸不幸福,我说我现在很幸福,他们不信,以为我在和他们闹脾气,我早已过了跟他们斗气的年纪,我只想说没有任何掌握着自己人生的人会觉得不幸福。


我知道他们的困扰,身边的朋友的子女分分结婚,让他们觉得丢人,可这是他们需要成熟起来,我没办法为了他们的虚荣心去牺牲自己的人生,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力的小女孩了,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虽然伤心却不意外,我不知道他们在这场拉锯战中会不会学会尊重我……


“只要你幸福就好这句话”可能我永远无法从我父母的口中听到。


           摇摇欲坠,昏昏欲睡的傍晚之后,万分不想回头的日子,发生的一切争斗都很无聊……在仅剩活跃的大脑皮层区域,只想起——
        曼谷红灯区的迷失少女,在一丝不挂的夜,性别都引起猜测;加拉太塔底下满身黑纱与我对望的穆斯林女人,那是世上最后一双眼眸;日日长身叩拜,满脸沟壑的藏人,在稀薄的高原,吟诵狂乱而不被知晓的诗。
         过度信仰或信仰消亡都带来痛苦和不合理……他们说,暮鼓晨钟,箪食瓢饮,去坚持一些内心的规律,并不回应任何周遭。把你的浮华盛世卷成烟,抽掉,是的,哭泣的音乐和高飞的鸟,坠落的陨石融化的霜,才是真相……

多年前答应某人的情书,但愿不算太远

想去赫尔辛基,找到老爷爷,为你寄送圣诞的卡片;


想撞上漫天的极光盛宴,在绵延不尽的夜,许下心愿;


想跨过银河,跨过昨天和今天,跨过隐瞒和告别;


想将自信反复雕琢,直到温柔和喜欢被自如表达;


想和你一起去旅行,踏入最北的顶点,不能背离,不能各奔东西;

想对你好好道歉,为那些你独自品尝的咖啡,我独自收集的月光岛屿;

想把我的想象力和行动力都打包送你,你是缪斯一样的由于。

只有这一次,我想成为恒星,成为潋滟星空里的矢志不渝。

        我越来越发现,无论做多么仔细的谋划与打算,做决定那一刻依凭的终究还是心中那一腔孤勇,任何事,任何人都给不了真正有力的支持,恐惧吗,当然了,哪有什么算无遗策的神话传说,那些以清明的心去识别了的人间陷阱,应该破解还是躲避。
         从来都不喜欢执掌任何事情,可是无意之中却误解般承担了他人的期许,我不喜欢做决定,亦厌恶服从,他们说你这样的人啊,应该被诅咒,我只是想在这浮生之中找一方净土,方寸之地,我只关于我。
        我很想知道,我究竟应该放弃些什么,看透些什么才能至一超方特达之观,那些远离俗世的圣人们,究竟参破的是哪阙红尘,而我又欠缺了什么,我甚至开始思念寂寞……扑面而过,电光幻影里的冷漠,至少不会妨碍我的性情,而世界何时能将我放过……

辗转反侧
我入梦来写诗
是敢做的最荒唐的事
长短句式
是落满星辰的潺潺流水
点滴敲破
是最后一寸熬夜的烛台
随心理学意向指引
必然向东而逝
以及为光而死
在浅层中推翻
错过最完美修辞
阿波罗问,
因为理性或是谨慎。

之子于归

          朋友说这是个美好的日子,高考出成绩有人结婚有人买房。

          在办公室念叨多日的小彭终于买房了,他在签约之前微信我说好慌张,72万换回钥匙一串,恐怕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决定,难免手足无措,可人生啊,终究是这般一关一关的闯一天一天的熬,熬回一个两居室也是如高考成功一样的骄傲。

           如果允许的话,房子还是可以买的,无论你和谁住在一起,这房子的所有权依然非常重要,一个人自信与否还是跟你所占有的产业有紧密联系。我曾经也是个不房主义,但是我第一次买房的那天在日记里写下了——不管这糟糕的人生有没有阳光,付出的真心全都落空了,还随着大时代随波逐流的漂泊……也终究有点什么属于我,关上门终于可以远离这个世界的齿轮,浸没在我自己的节奏,即使这四面墙从不回应,可我终于找到了我。

          说来很神奇,拥有了自己的资产之后,竟能更自信真诚的面对一切自己喜欢的人和物,因为这是一次量变到质变的机会,你终于开始打造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让它停留在幻想与潜力之中。从此胆敢豁出去,昂然或溃败都无妨,反正回得来;从此敢在人前表达最真的感受,没有寄居者的谨慎落魄,当然也不会有一朝翻身的语无伦次;从此更认真的筛选追逐不爱与爱的东西,不爱就静默等候,绝不委屈渴求谁的收留;爱的话,漫长温柔,人山人海,亦能自信的宣告做你感情的归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无论子来或不来,这个家还是要先存在的,不然这桃花开谢,年复一年,迁徙动荡,仰人鼻息……过不好的终究是自己的人生。

           所以,年轻人不要怕,你今天做了最正确的决定,与变化的数字无关,与市场的价值无关,它给你人生带来的改变,你看得到。

垦丁,彩虹,猫
       把整个8天假期浪掷在台湾,而我现在还没有从垦丁民宿的温暖安逸中抽身,虽然我人已回到这个多云雨的潮湿城池。
       想念初见时的彩虹,一小阵细雨浇灌出的彩色廊桥,请原谅久居内陆的我第一次遇见这般风景。
       也想念民宿的美女姐姐亲手制作的早餐,咖啡特调味道很好……
       时时感念犹豫几日还是选择了booking上那个只有20来条评论的清冷民宿(位于关山水泉的kavana卡瓦纳民宿),若当日我还是选择了垦丁大街的热闹,恐怕今日我的描述将失去很多情绪。
       这一次我们不要谈论那些美丽奇景,那些被旅游杂志反复歌颂的景观。我想说说人,说说我在那个花园看到的白天和黑夜,以及我喜欢的那只猫。
       因为疲惫,所以不曾带着游览的心情,我只想去海边找僻静一隅好好休息,我固执的想花很多时间待在民宿,从另一个角度说,我的所作所为对主人们也是种打扰,可是他们热心的接纳了我的任性,我的忧愁与疲惫……也非常感谢他们收养了那只叫作“娃娃”的猫,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这么可爱的猫了吧,我这几天老是时时想起它,离开那天和它待了很久,Gobby(民宿的美女姐姐)老说我太夸张,我不知道如何解释,但其实一点没有夸张,我每天就爱跟着这只素未蒙面的猫,请原谅我的无聊。回家之后仿佛失恋般想念。
      Gobby 是我在台湾遇到的最漂亮的女生,人美脾气好,忙到半夜看到我发朋友圈说饿了,还会发信息问我要不要给我倒杯牛奶。我是个害羞的人,当下没有说什么,但这件事一直很感动我。她一直说想把每个客人都照顾得很好,开始只是听听,那一刻我相信了……离开前一夜她跟我约好要一起自拍,结果车子来得太匆忙没有兑现,她跑来雨中送我们,连个像样的告别都没有,所以人在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用心好好告别,无论见或不见。
       所以,如果有一天,亲爱的陌生人你也旅行到垦丁的话,能否替我看看那只叫作娃娃的猫,也替我与女主人完成那张合照……
       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