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千年妖精的旅店

还好吗,世界

还好吗,世界?


这是今天我心中一直充斥的问题,我不知道该向谁发问,我只知道没有人能给我以回答。


我们这个城市在最中心的地带昨晚发生了一起极其残忍的凶杀案,一对感情破裂的夫妻,老公当街用刀刺死了途径的妻子,从路人摇晃的视频中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用手中的刀反复戳早已失去反抗力的妻子,很久很久,直到她彻底死去,凶手那病态的麻木现在都让人毛骨悚然……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恨让他对曾经非常亲密的人痛下杀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让他连半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她留,他行凶之后也不逃跑,就是为了确认受害者已经死透,绝对救不活。


还好吗,世界?


这个一直被我们吹捧的盛世,真的还好吗,我想起张爱玲在香港沦陷时站在一个尸体旁吃烤饼的情形,人性已被战争摧毁得所剩无几,失去生理反应,只有存活;而我们的人性又是谁来摧毁的呢,不是飞机与炮弹,也不是天下大乱,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这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真的是吗,去问问尖锐的刀和女人的鲜血,还有散步般路过的旁人……


这是一个人格脆弱的年代,稍有不顺就你死我活,我想起那个因为不想做作业就跳楼的男孩,想起前一天因为自己娶不到老婆就要随便杀一个陪葬的疯子,我不知道我的身边或者我的血液里还有多少疯狂的因子,还有多少不安和危险,我曾经深夜在阳台上看到喝醉酒的人斗殴,也亲眼见证过有人从我身后坠下,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被苍蝇沾染的脑浆。我不知道我还要经历多少这些纷乱与撕裂般的悲伤,这个经济逐渐衰落的岁月,我身边会不会也有人在为即将到来的疯狂蠢蠢欲动,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早已疲倦社会学家们分析前因分析后果,我只想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办,麻木的人应该怎么办?


如此长时间的行凶,我只想知道保安在哪,警察在哪,我们的安全感在哪,难道我们在路上被疯子袭击,就只有唯一一个束手就擒的结局吗,甚至是那么多身强力壮的路人都没有人尝试过去阻止凶手吗?当凶手在清场般的公路上淡定又挑衅似的补上很多刀的时候,我想我看到了地狱。


在半个世纪前张爱玲就解释过,“时代那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连着今日事想想普罗大众的通透究竟要用多少性命来交换……


时代的冷漠,人性的不可救药,我不知道吗,虽然历史和现实不停的教育着我那可耻的天真,只是生而为人总是幻想着有点什么,在抱歉之前。


评论

热度(4)